木藏菩雪

谢谢你来看我 不定期更新 转载需授权 微博@木藏菩雪-秋实的右眼就是我

【香芋】春梦

一个段子    我真的很喜欢写梦了吧    不知道会不会追尾

春梦


双眼仿佛被蒙上一层黑纱,用力睁着眼却也只能看到有个人影在眼前,影影绰绰地晃着。
有个温软湿糯的东西贴上了耳畔,突然的袭击让身体抖了抖,热气随之喷洒在肌肤上,带起一层战栗,牵引着心跳骤然加快。
那东西滑过喉结,锁骨,在到达胸口时加入了一个更加湿热灵活的东西,触着小小的一片肌肤缓慢地来回滚动着,像是一位国王仔细巡视着自己的领土。
呼吸声不受控制地加重,模糊不清的视野扩大了这隐秘的刺激感。


喘息声太吵了,心跳声也太吵了。
仿佛这世界只有我一个人。
我需要另一个人的声音,哪怕一点儿也好,甄少祥想着。想要伸出手去触碰那个近在眼前的影子,身体却像被灌了铅似的动弹不得。


“……”
“……少祥。”
“少祥……你看着我。”
像是天使突然降临,一个声音带着光亮闯入这模糊的世界,视野渐渐清晰。
跨坐在自己腰间的笔直的长腿,精瘦的腰肢,点缀着两颗红樱的赤裸的胸膛,逆光中有着优美弧度的光裸的肩膀,触摸着喉结的修长的手指,微微扬起的下巴,能隐约看见舌尖的轻启的唇……
甄少祥清楚地听见了自己吞咽口水的声音。
那人轻笑了一声,似猫一般缓慢立起身子,膝行着凑近,直到呼吸喷洒在甄少祥的脸颊上,双唇似触非触,声音轻柔低沉得宛若呢喃。
“少祥……你看着我。”
“你不喜欢吗?”
“为什么不继续?”
一遍又一遍。


甄少祥突然有些心慌,这个人,应该是于半珊才对。
虽然逆着光怎么也看不清他的样貌,但这具身体他是十分熟悉的。他记得他抚摸过亲吻过的每一处。
可是这个人又不是于半珊。因为于半珊不会说出这样的话,也从来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。
在做爱方面,于半珊总是坦诚又直白,不会那么多弯弯绕绕,却容易在一些细节方面害羞。
而甄少祥就是爱死了他霸气又傲娇这一点。


越念越想。越想越念。


那人的唇已经全然覆了上来,甄少祥依旧动弹不得,强烈的背叛感油然而生,他绝望的闭上眼,唇齿间吐出一个字。


像是被突如其来的海浪吞噬,身体随之翻滚着。
“咚”的一声,甄少祥猛地睁开眼,眼前便是放大的于半珊皱着眉头的脸,只不过是倒着的。
“干嘛呢,这么大个人了还能从沙发上滚下来,我真服了你。”
甄少祥有些懵,刚刚……是梦?
于半珊见他没反应,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,“没摔坏吧你?”
“没……没有……我怎么在这啊?”
“我一直在书房有事儿,谁知道你在干嘛?”毕竟两家公司是竞争对手,两人为了避嫌,从来都是分开办公互不打扰,甄少祥也一直把书房让给于半珊,自己从来没进去过。于半珊看了看落在地上的文件夹,捡起来递给他,“看文件睡着了吧?”
甄少祥揉了揉眉心。“大概是……太累了。”没想到自己会在沙发上睡着,还做了那样的梦,真是……
于半珊看了看时间,说了声“去洗澡吧”,甄少祥点点头。
不一会儿听见于半珊的声音在浴室响起,“还不过来!”
甄少祥愣了愣走过去,就见于半珊正浑身赤裸拿着淋浴喷头试水温,给浴缸里放水,见甄少祥过来了,便转身看着他勾起嘴角,“来,给你搓背。”
甄少祥不禁咽了咽口水,这个身影仿佛和梦境慢慢重合,也更让人心动。
他听话地褪去衣物坐进浴缸里,下一秒于半珊也跨了进来,双腿环着他的腰,双手勾着他的脖子。
甄少祥快被这接二连三的惊喜给淹没,这样的场面已经和梦境无缝重合,下身毫不迟疑地起了反应。“怎么突然这么好?”
“我又不傻,偶尔……也是要发点儿福利的不是吗……”
话语被渐渐紧贴的双唇淹没,甄少祥动情地享受着这场欢爱,心想,自己果然是爱死了这样的于半珊。


end


最近感觉写什么都很奇怪…唉   得好好修炼啊

评论(11)

热度(13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