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藏菩雪

谢谢你来看我 不定期更新 转载需授权 微博@木藏菩雪-秋实的右眼就是我

【原创古耽】无声

午睡时的一个脑洞_(:з」∠)_一个不爱说话的受带着萌娃把攻掰弯的故事【大概】文笔不好请见谅欢迎阅读👄

无声


春末夜晚的雨总是来的那么急切,空气里满是不安的凉意,一如当年,有什么正等待发生。
柳声轻拍着身旁被雨声惊动的娃娃的身子,吻了吻他的额头,翻身下床,披了件外袍走出卧房。
雨下的很大,风吹得窗户哗哗响,柳声撑着伞提着灯检查了大门的锁,看了看后院的水渠,又走上了通往后山的一条石板小路,山里的风更大,柳声不禁打了个寒战,拢了拢外袍,想着要快去快回才好。
走到一半却被什么东西挡住了去路,柳声弯下腰仔细看了看才发现是个男人。这人仰躺着,全身湿透,柳声还以为是哪里来的酒鬼,于是拍拍这人的胸口想要叫醒他,收回手时才发现手上有些血迹,这人一身黑衣,血迹不明显,也不知道是遇到了什么又受了多重的伤。
柳声一向心地善良,自然不会扔下这人不管,他将自己外袍脱下给这人披上,一步步慢慢撑着他回到自己的院子里,将他安置在客房,又给他换了一身干净衣服,发现这人胸口上有刀伤,柳声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,抬起头发现这人皱着眉似乎不太舒服。摸摸额头原来是有些发热,柳声只好熬些姜汤给他灌下,又用冷毛巾给他降降温。
一夜就这样过去了,柳声早已累的趴在床边睡着。


柳声又做梦了。其实自生活安定以来,已经很久没有做过这个梦了。
在那个小屋里,没有母亲,只有父亲仇恨的目光,和躲在角落里没有声音的自己。
其实不是没有声音的,可是柳声的早产等同于母亲的离世,父亲没有办法接受。总归父亲是不喜欢自己的,说什么做什么都是错的,渐渐的,柳声就不说话了。
然后呢?
然后父亲就不见了,在一个春末的下着雨的夜晚。
柳声在家里等了三天,家里没有干粮,饿了就只能喝水。直到实在饿的受不了了,才小心翼翼地走出屋子,扒着隔壁饭馆的门朝里看。
所幸开饭馆的老夫妇收留了他,把他当自己的儿子养,柳声才渐渐长大,虽然还是不说话,但对于老夫妇他心存感激,十分懂事地帮着老夫妇做这做那。
后来,老夫妇的不争气的儿子回来了,丢下了一个小娃娃又走了。小娃娃很可爱,黏着柳声咿呀咿呀的叫着,柳声伸出手指戳了戳娃娃的脸,软软的,像现在自己的心一样。他用只有自己才听得见的声音说着,“我养你吧。”
再后来,老夫妇也相继离世了,把这间饭馆留给了柳声。小娃娃抱着柳声的脖子奶声奶气地问“声声,爷爷奶奶去哪儿啦?”
“爷爷奶奶去天上变成星星了,以后声声陪你好不好。”
“好的呀,小叶子最喜欢声声了。”


薛朗醒来时只觉得周围萦绕着竹叶清香,睁开眼看着陌生的房顶,摸摸自己被包扎好的伤口,想着自己是被好心人给救了。转头便看见一个瘦弱的身影,散着头发,看不清脸,莫不是个姑娘家?薛朗正想着。门突然被推开了,伴随着小孩儿声音“声声!你在不在的呀!”
小孩儿长的白白嫩嫩的,脸蛋儿肉嘟嘟的,一看就知道被家里人养的很好。小孩儿哒哒哒跑过来,推了推床边还在睡梦中的人,嚷着“声声怎么还在睡呀!”又瞪着圆圆的眼睛看着薛朗问,“你是谁呀?为什么会在我家?”
小孩儿倒是挺可爱,也不怕生。薛朗笑了笑答道“我是被他救回来的。”
小孩儿这才发现薛朗胸口缠着纱布,“哎呀你受伤啦,我去叫林婶来!”
没想到都有孩子了,薛朗想着,又疑惑这人还没被吵醒,抬起手碰了碰才发现救命恩人发热了,皮肤滚烫的很。这救命恩情先不说,没想到还害的恩人病倒了,这可怎么办。
不一会儿林婶林伯来了,还带了个大夫。林婶在老夫妇开饭馆时就在做事,后来饭馆扩成了这个小酒楼,就把自己丈夫也带过来一起帮忙,一直到现在,也算是柳声亲人一样的存在。所以在发现柳声发热时,也是心疼的不得了,“这孩子怎么一点都不知道照顾自己呢。”
薛朗也是这时才发现原来大恩人是个清秀的年轻男子,不过看起来身体很瘦弱,也没想到有个这么大的孩子。
大夫为两人把脉开药方,小孩儿就一直趴在床头安安静静地看着。薛朗忍不住逗他,“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“我叫小叶子。”
“他是你爹么?”薛朗指了指柳声。
小叶子瞪大眼睛,“不是呀,声声是声声,不是爹爹的。”说完又想了想“其实跟爹爹也差不多的。”
薛朗忍不住笑了,这个“声声”把他养的很好,不知道自己以后也会不会有这样一个小孩儿,那该多幸福啊。
“好啦小叶子不要吵着这个叔叔了,来,大伯把你爹给送回房去,你去陪着你爹爹好不好?”林伯背起柳声,一手牵着娃娃出门了。
一路上娃娃还一直问着“声声怎么啦?声声怎么啦?”
“嘘…声声生病了,你要乖乖的陪着他。”
“好!那我陪着声声是不是很快就好了呀?声声还要带我去买新衣服呢…”
“只要你乖乖的声声很快就好。”
“好!小叶子乖乖的!”
……
娃娃的回答让房间里的人都忍不住笑了。大夫收拾好了医箱,对林婶说“小叶子真是乖,你也别太担心了,柳声只是淋了雨受了风寒有些发热,你按这药方煎了药给他服下,不多时就好了。”林婶道了谢。大夫又对薛朗道“这位公子,你这伤口本没有那么严重,但你拖的有些久,又淋了雨,不免有些感染。务必好好静养啊。”薛朗点点头道谢。林婶也在一旁道“公子若不嫌弃,就在咱这处养伤吧。这院子靠着后山,倒也是僻静的。”
薛朗也知道不能拿性命开玩笑,而且已经逃了这么久这么远,是该好好休息阵子了。“那就麻烦了。”

【萌娃简直神助攻啊_(:з」∠)_薛同学不要担心,连人带娃迟早都是你的2333333】

评论(2)

热度(2)